Categories
新聞

太美了!國家地理王牌攝影師探秘深海世界

1998年以來,布萊恩·斯克里一直擔任《國家地理》雜誌的特約攝影師。

藍色毛毛魚(BLUE MAOMAO),新西蘭(NEW ZEALAND)

一群藍色毛毛魚在新西蘭的海床上暢遊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珊瑚(CORALS),金曼礁(KINGMAN REEF)

金曼礁淺水珊瑚,2007年

萊恩群島(Line Islands)的金曼礁位置偏遠,幾乎不露出海面。因為鮮有人踏足,這裡幾乎未受到破壞,也沒有受到過度捕撈和污染的影響。金曼巨大的環礁湖內,水質十分特殊,珊瑚礁系統因此得以蓬勃生長,每一個角落都有數量可觀的野生動物。在這樣的地方,我們可以瞭解珊瑚礁是如何運作的,並在其他地方建立相似的保護模式。

1998年以來,布萊恩·斯克里一直擔任《國家地理》雜誌的特約攝影師。


藍色毛毛魚(BLUE MAOMAO),新西蘭(NEW ZEALAND)

一群藍色毛毛魚在新西蘭的海床上暢遊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珊瑚(CORALS),金曼礁(KINGMAN REEF)

金曼礁淺水珊瑚,2007年

萊恩群島(Line Islands)的金曼礁位置偏遠,幾乎不露出海面。因為鮮有人踏足,這裡幾乎未受到破壞,也沒有受到過度捕撈和污染的影響。金曼巨大的環礁湖內,水質十分特殊,珊瑚礁系統因此得以蓬勃生長,每一個角落都有數量可觀的野生動物。在這樣的地方,我們可以瞭解珊瑚礁是如何運作的,並在其他地方建立相似的保護模式。

攝影: 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南露脊鯨(SOUTHERN RIGHT WHALE),新西蘭(NEW ZEALAND)

南露脊鯨和潛水員,新西蘭,2007年

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場景——在海底,一條13.7米長、70噸重的露脊鯨在離潛水員只有一米遠的地方徘徊……我停了下來,跪在海底喘口氣,我確信露脊鯨還會繼續往前游。但那頭鯨也停了下來,轉過身來,用那雙深情的眼睛盯著我。幾秒鐘後,我恢復了平靜,又開始在它旁邊游動,拍照片,享受與它相處的每一秒鐘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海鱔(MORAY EEL), 日本(JAPAN)

海鰻,日本,2008年

在營養豐富的水流的沖刷下,日本中部的溫帶水域孕育了大量的野生動物。在駿河灣(Suruga Bay)的火山砂間游弋,如同進入一個童話世界,每一個轉彎、每一次下潛的過程中,都會有前所未有的新發現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蝙蝠魚(BATFISH),日本( JAPAN)

蝙蝠魚,日本,2008年

與日本本土的瘋狂活動截然不同,小笠原群島(Ogasawara Islands)周圍的海洋生物有著自己的生活節奏。從佈滿卵石的淺灘到珊瑚礁,這裡的海底地形豐富多樣,且各具特色。在這些水域中,昔日戰爭中的沉船經過海洋的洗禮演變成了鬱鬱蔥蔥的生命花園,海洋洞穴裡隱藏著尚未被科學界定義的物種。因為這是一片溫水水域,因此我們能在水下呆足夠長的時間,這樣才能理解我們所看到的一切。當我們在這些水域緩慢游動時,掌握了海底生物的行為模式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秩序在混亂中產生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黑珊瑚(BLACK CORAL),新西蘭( NEW ZEALAND)

黑珊瑚,新西蘭,2006年

在新西蘭各地的許多海洋保護區中,海洋的恢復能力顯而易見。在無保護措施的普爾奈茨群島(Poor Knights Islands)、菲奧德蘭 ( Fiordland )和山羊島(Goat Island)等地,海洋生物數量也出現了回升,這為健康的海洋生態系統創造了新的基線。 有些地方之所以受到保護,是因為它們非同尋常;其他地方因為受到保護而變得不同尋常。當你在這些水域潛水時,經常會被魚群和隨處可見的海洋動物環繞,人們開始意識到保護的恢復力。一百年以前的海洋或許就是這個樣子。

攝影: 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加勒比礁鯊(CARIBBEAN REEF SHARK),巴哈馬群島 (BAHAMAS)

加勒比海礁鯊,巴哈馬,2005年

巴哈馬群島是鯊魚的天堂。在700多個島嶼上,遍佈著紅樹林苗圃、珊瑚礁和深深的海溝,這些都是各種鯊魚的完美棲息地。人們常常將鯊魚描繪成孤獨、好鬥的怪物,事實上它們絕非這麼簡單,鯊魚對海洋的健康至關重要。這片熱帶水域有著清澈的藍色海水,非常適合水下攝影師拍照。


巨大硨磲蛤(GIANT CLAMS),金曼礁( KINGMAN REEF)

巨大硨磲蛤,金曼礁,2007年

在金曼礁(Kingman Reef)附近的海域游泳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:巨大硨磲蛤在水底擠作一團,它們霓虹色的貝殼散發著絢麗的光芒,旁邊還生長著大小不一、顏色豔麗的蘑菇珊瑚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珊瑚蝦虎魚(CORAL GOBY),日本( JAPAN)

軟珊瑚上的珊瑚蝦虎魚,日本,2008年

在令人毛骨悚然的鞭珊瑚林裡,偽裝高手蝦虎魚變成了鮮橙色,隱藏在軟珊瑚叢中躲避捕食者。其他的冷水水域則會上演更多的寓言式場景。每年春天,螢火魷都會在富山灣(Toyama Bay)的深水中產卵。在沒有月亮的夜晚,它們會浮出水面,垂死的雌魚會被水流衝到附近的海灘,當它們被沖上岸時,會發出一種怪異的藍光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


豎琴海豹(HARP SEAL),加拿大(CANADA)

豎琴海豹幼崽,加拿大,2002年

我發現,與豎琴海豹24小時形影相伴是一種令人非常振奮且上癮的經歷。跟它們呆得時間越長,就越喜歡他們,越希望有更多時間與它們相處。雖然膠卷都用完了,我還是想再拍一卷。我也喜歡這種遠離塵世的感覺。船上有一台收音機和一部衛星電話,我偶爾會用,但大部分時間裡只有冰和海豹與我相伴。

攝影:BRIAN SKERRY, NATIONAL GEOGRAPHIC